当前位置:xmtb.cn情感女人分手后的绝情原因(女人在分手或离婚时很绝情)
女人分手后的绝情原因(女人在分手或离婚时很绝情)
2022-05-21

我是东林夕亭,你有故事,就来找我。

点击上面“关注”,你就是我的人了。

男人和女人爱上一个人的状态,以及放弃一个人的状态,看似很相似,其实有很大区别。

男人爱上一个人时,往往在一瞬间,就是发自内心的对那个人念念不忘,也正是因为男人这种“轻易爱上一个人”的心态,使得很多男人说变心就变心,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可笑的是,男人在感情方面很喜欢出尔反尔,明明已经不爱一个人了,但过了一段时间想起时,觉得还不错,又回过头去招惹那个人。

对于男人来说,很难对一个爱过的人真正死心,这也是很多男人在分手后或者离婚后总是对前任前妻念念不忘的原因,因为男人总是会反悔。当然也有例外,但通常情况下都是如此。

女人喜欢一个人,可以因为某一瞬间的好感,但是爱上一个人,女人需要花费一个从喜欢到爱上的过程。正是因为有这个过程,所以女人爱上一个人之后,通常会爱得很深,爱得死心塌地。也恰恰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女人如果最后对男人失望透顶,对男人死心的时候,她会很绝情地离开,这时候的离开,真的就永远不会再回头了。

香香最后和老公阿功离婚时,就是这样绝情的状态。

他们曾经是一对很恩爱的情侣,也曾经是一对大家公认的模范夫妻,本来可以天长地久的,可是结婚之后,阿功色迷心窍有了婚姻之外的感情。

很多男人出轨都有个共同点,就是一开始瞒得滴水不漏,以为自己的老婆不会发现。后面被老婆发现了,又假装认错道歉,发誓说自己会回归家庭。结果,蒙混过关了之后继续出轨,把自己老婆当傻子,弄得好像他认过错,道过歉,发过誓之后,老婆就不会再追究了。就是因为男人的这种侥幸心理,导致很多夫妻感情破裂,最后离婚。

阿功也是这种男人,他们的婚姻下场当然也避免不了朝着离婚的方向发展。

当初香香发现他出轨时,他道歉认错发誓时,已经明确告诉他了,“下不为例,不然就离婚!”可他不把香香的话当回事,继续犯错,导致香香对他失望透顶,义无反顾提出了离婚。

阿功这时候又开始耍无赖,又是下跪又是道歉,求着香香不要离婚,最后看香香的态度那么坚决,他说,“老婆,别离婚好吗?为什么要那么绝情?”

香香告诉他,“因为我爱得太深,伤得太深!我已经对你失望透顶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你没资格被我爱了,我对你的爱和信任已经透支了,再这样下去,苦得是我自己。就算你现在真的改过自新了,我也不愿意再和你做夫妻了,因为你对我的伤害,已经在我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那是一道又一道伤疤,跟你在一起,永远都会鲜血淋漓,永远都无法让伤口愈合,所以,我们只能离婚!”

香香说到做到,她没有给自己留任何反悔的余地,不管阿功怎样阻挠耍无赖,她就是铁了心要离婚,最后虽然经历了很多波折,但她还是和阿功离婚了,而且没有给他留下任何打扰她的机会。

离婚后,阿功逢人就念叨,说香香太无情,说好歹夫妻一场,那么多年的感情,怎么可以那么绝情,说离婚就离婚。

很明显,阿功不知道我们开头说的“男人和女人爱上一个人以及放弃一个人的区别”,所以他始终想不通。当然这也怪不得别人,他更没理由去怪香香,他自己咎由自取,明明有一份很美满的婚姻,明明有一个很爱他的老婆,他非要去沾染什么婚姻之外的感情,一次次伤害香香,欺骗香香,那她到最后对他失望透顶了,除了离婚,也没有别的路可选了。

相比之下,那些在婚姻中或爱情中对男人很失望的女人,之所以没有绝情地离开男人,是因为还没攒够失望,还没有对男人彻底死心,还对男人抱有期望,所以才会优柔寡断说离不开,才会顾虑这个顾虑那个。而那些真正对男人失望透顶,怎么都无法原谅他,再也无法和他做夫妻的女人,都会义无反顾选择离开,而且离开时的状态很绝情。

​后来遇到香香时,她自己也说了,“我当时真的是心如死灰,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了。之前刚发现他出轨时,我还一直安慰自己再给他一次机会,让自己不要那么绝情,毕竟我们有那么多年的感情。你知道我为了再给他一次机会有过怎样的心理挣扎吗?真的是逼着自己再给他一次机会。而他,不知道这次机会有多珍贵,还在骗我,还在背叛我,还在伤害我。这就直接导致我最后一道防线崩了,我再也没办法爱他了,满脑子只想离开,越快越好。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当时离婚时才会那么义无反顾,完全没有丝毫留恋。他可能觉得我很绝情,但是他却不知道这是因为我一直深深爱着他,而他却辜负了我的爱。他永远不会知道我曾经有多爱他,他如果知道,也不会出轨了!”

希望所有男人都能认真反思下香香说的这段话,确实是这样:女人分手或离婚时的绝情,是因为她很爱你,但你让她太失望了。已经分手或离婚的男人,你不该总是怪女人太绝情,而应该去想想她为什么这么绝情,你应该从自身角度去反思。还处在恋爱和婚姻中的男人,更是要引以为戒,不要让女人绝情离开你那一幕出现在你的爱情或婚姻中,不然,当你意识到她绝情的时候,她就已经对你死心了,你再也唤不醒她的多情。(文/东林夕亭,你有故事,就来找我)